黑色奇观:墨石公园与黑石城

发表时间: 2021-12-17 17:30

各位看官,上回说到“日看磨西红石滩,夜翻折多惊魂现,新都桥见”。文章更新后,收到很多网友的评论,比如为什么没有住康定而是要走夜路翻折多山?比如为什么阿喵的动力会如此弱鸡?等等。

简单说一下,其实完全可以住康定,但藏民哥的意见是想让我们在新都桥作一个简单的高原适应,玩儿玩儿转转,给身体一个适应的过程再前往理塘。如果是在康定住,那么为了节省后期的时间,就会从康定出发日翻折多山然后直奔理塘了,因为理塘的海拔更高,担心我们的身体在没有适应的情况下住在理塘会直接高反晕菜!泸定的海拔1300米左右,康定的海拔2400米左右,折多山4300米,新都桥海拔3500米左右。

至于说我家阿喵为何如此不给力,后来(大半年后)才知道,阿喵的发动机气门油封漏油。那牙缝太大,说话能不跑风吗?而为了让车“感觉”“有劲儿”些,我在爬坡、超车时用手动档模式1档5000转造成的直接后果是从理塘出发时往发动机里添了1升的机油才勉强达到机油尺上线的下沿。

好了,言归正传,回到咱们这回聊的第三天的情旅经历。

向着秘境星辰,我们在路上(第三天)

情旅线路:新都桥—墨石公园—黑石城—雅江—G318(堵在了路上);

海拔变化:3300米—4300米—3900米;

途经景点:塔公草原、塔公寺、墨石公园、黑石城;

行程信息:2020年9月14日(周一),410KM,约 13小时。

我们住的民宿距离新都桥镇中心2.6公里,或许是夜翻折多山的惊险让队友们的大脑皮层还处于亢奋状态,或许是轻重不一的高原反应让人无法安然入睡,又或许是藏族风的民宿让小伙伴们新奇兴奋,更或许是糌粑配酥油茶的晚餐让大家回味无穷,橙子姐姐在微信群发完大家的合影已近零点。


而直到14日的凌晨0:47,我们的旗手兄弟还在奋笔疾书他的《行记》,挥毫抒发着自己对夜翻折多山的感慨。看来,第三天的征程要从凌晨说起了。

民宿内墙上挂的饰品


好像是新都桥的风景

7点多点儿,月亮妹妹就开始在群里提供morning call服务了。我还寻思呢,怎么起辣么早?不像她俩的睡风啊!后来才知道,旗手两口住在临街一侧的客房,318上过往的大车喇叭、呼啸声响了一夜,因为客满,没有房间可换,欲哭无泪,几乎睁眼到天亮。

而藏民哥和橙子姐姐却因为床太硬,一晚上也没睡稳当,唉,这好身材闹的!

都说幸福的人们都是一样的幸福,不幸的人却有着各自的不幸。因为高反,我和媳妇儿睡不踏实,早早的起床在住处附近摄影采风。

两朵小红花



本打算9点钟出发,偶遇当地驻军搞演习拉练,军民鱼水情,军车先过,我们在路旁“阅兵”!


雄壮的军姿和威武的装备让曾在军中光荣服役的旗手热血沸腾,只见他身披我们的队旗以不同的pose向拉练中的人民解放军致敬。




终于,浩浩荡荡的PLA车队过完了,此时已近10点。在镇上唯一的加油站(中国石油)补满燃油,向着60公里外的墨石公园进发。墨石公园位于道孚县八美镇卡马村与中古村交界的地方,距八美镇约6公里,面积4.7平方公里,海拔约3500米。


新都桥镇,一个G318上的小镇,北通甘孜,西接理塘,遍布草原、山峦、藏寨,被誉为“光与影的世界”。蔚蓝的天空、连绵的山峦、无垠的草甸、潺潺的溪流、山坡上觅食的牛羊、远处散落的藏族村寨,好一个人间天堂。就此别过,后会有期!


沿途经过塔公镇的塔公寺和塔公草原。


最美的画里,有寺有山有草原!





宗教是心灵对世界最原始最朴素的认知,进入川西,过了康定,这里的寺庙多如草原上闲步的牦牛。



塔公寺——著名萨迦派寺院,因为处于汉藏结合地带,塔公寺的建筑也融合了两个民族的风格,即下部为传统藏式石砌墙体,而上部为汉式歇山屋顶。




我们沿着G248一路向北,11:25,心系远方团队到达墨石公园。

实话实说,孤陋寡闻的我之前从没有听说过这个地方,只是领队藏民哥在抖音上看到了一个比较火的视频“异域星球”。在我看来,就是一造型怪异的煤山,非喜勿喷!


随着游览的深入,渐渐明白,亿万年前埋藏于地下的岩石(好像煤也是亿万年前埋藏于地下的)经历了千百年的锤炼与剥蚀,雕琢出千姿百态的石林。



走进糜棱岩石林的深处,宛如踏上了异域星球,置身于另一个世界。



从景区博物馆中了解到,墨石公园有着全世界独有的糜棱岩石林,它是由于远古时海底的水成岩随地壳的运动逐渐上升,被力量强大的地应力挤碎,之后被风雨侵蚀而成。其独特的地质构造被专家学者称之为“中国地质百慕大”。

风化的动物骨骸


旗手在问天,“我为什么会在这儿?”


藏人的图腾


远眺石林,群峰汇聚,万塔林立,峥嵘起伏,重峦叠嶂,景象万千,如同精心制作的盆景。身临其境令人目不暇接,留连忘返。


我旗手才是大长腿!



藏民哥要拍大片

14:30,景区停车场,小伙伴们用自带的火头军装备埋锅造饭慰劳肚皮。带着心灵与肉体的慰藉,我们折返新都桥。因为我们要回到318上向理塘进发,当晚准备在理塘过夜。




一路上,远山和白云无比清晰,云影在山上缓慢的移动。




行进间,队友们都在实时关注着318的路况(此时的318因道路抢险施工,雅江至理塘段处于封闭状态)。高小徳的路况信息更新的还是挺快的,此处应该有掌声!于是,老藏队长临机决定,晚上在雅江吃饭,然后根据导航的路况信息再决定是否连夜赶理塘。而此时到雅江时间尚早,反正大方向上也没毛病,我们就踏上了寻找传说中“黑石城”的路。这就是自驾游的好处,想走走、想停停,可以随时调整行程安排。




导航给的路线要折返,耗时也太长,这时就需要一位好的领队了。话不多说,直接根据藏民哥的记忆和奥维之前打过的点儿,朝着一个叫什么“洞努卡”的村子方向走。在G318十二公里道班的地方,我们改道已经废弃的曾经的318。

远处的道路就是新318国道


新318国道

年久失修的道路,面目狰狞的山体,一侧的悬崖绝壁,近在咫尺的落石,这就是曾经的318。

废弃的老318




路,散落的轮胎和偶尔出现的沥青,倔强地证明着它曾经的辉煌。



翻越垭口,一幅幅绝美风景画就跃入眼帘,云、山、蜿蜒曲折的河流、星罗棋布的藏式小屋、玉带般延伸向远方的道路,在那一刻,你才会真正的明白为什么说此生必驾318,风景在路上的感觉!






欣赏完美景,疯狂的寻路之旅也开始了。我们从新旧318的交叉点(十二公里道班)开始进山,随即就没有了手机信号,只有偶尔在4000米以上的山顶才能找到微弱的信号源,沿途村落的手机信号也常常仅维持在2G。


我们的领队藏民哥用他那夹杂着豫语的藏式普通话艰难地和当地人民进行着沟通,沿途所遇藏民,非常淳朴和热情。但在我看来,他们的交流无异于鸡对鸭讲,也许这才是人与人最纯真的相处!

在同一条乡道上来回反复地跑了三次近半个小时后,终于在一个没有标识的小桥旁找到了去黑石城的路。问题也随之而来,水淀、沼泽、乱石。


因为我家阿喵和藏民哥的霸道都安有前绞盘,于是就让旗手作为探路车驶向荒野(“蹚地雷”),我在中间,藏民哥殿后。



沿着杂草荒石泥淖之间或显或不显的车辙印,我挂上山猫独有超选四驱的“高四”,没挂“中差”,开始了约半个小时左右的信马由缰。速度20,人和车一直在作着激烈的往复运动,那叫一个过瘾!发动机与散热风扇低吼着,满车的行李和随车物品也纷纷不甘寂寞地飞起又落下。虽然头一天晚上折多山的爬坡与超车让我对阿喵的动力很是失望,但毕竟是3.0的V6啊,又有超选四驱的低四+中差加持,又是独立悬挂,此时给了我无比的信心!





从来没有一种驾驶体验能让你明白什么叫作越野,我也终于明白了为什么这种道路和生活会成为一部分以藏民哥为代表的越野爱好者的向往,只有经历,方能体会。在这里郑重友情提醒,非硬派越野基本没有进来的可能,当然,豁车者除外!

什么是越野车???它的英文名字倒是诠释的明明白白——ORV,Off-Road Vehicle,意思不是“不走寻常路”,而是“压根儿就不在路上走”,“不在马路上跑的交通工具”。这样的理解,你会想到两个可能,一个是飞机,另外一个才是越野车。更形象点儿说,如果把道路想象成一个棋盘连线,那么越野车的设计初衷本就不是在线上走,而是在格子中间走。这不是有病吗?!对啊!越野车就是在一个病态的社会(战争年代)中产生的。它为战争而生,不是为道路而生,所以越野车和乘用车无论看上去多么像,但压根就是两个物种!不同的使命、不同的理念、不同的设计、不同的技术。



漫山的牦牛,大大小小,悠闲惬意地在吃草,或者在抬头仰望,或者在你经过的时候默默的注视着你,你看着它,会感受到一种发自内心深处的惬意。




站在海拔4000多米的高尔寺山,从西北向东南眺望,终于看到海拔7556米的世界第15高峰贡嘎山的英姿。只有站在这样的高度,才能领略四川之巅的气势。




蜀山之王贡嘎山位于四川盆地西沿,它既是青藏高原东缘最高峰,也是横断山脉主峰。贡嘎山之“贡”,藏语乃高大之意;“嘎”,乃洁白的意思,有人将其形象地翻译为“至高无上,洁白无瑕”。 145座海拔5000米以上的雪峰簇拥在贡嘎山主峰周围,形成了离美丽祖国大城市最近的雪山群。可以说,贡嘎山是西部雪山对平原人民的一个召唤、一种引领,看到了它并越过了它,你才算真正进入了西部的奇异之地。

沿着隐约的车辙穿过牧民的草场,也不知翻越了几个山谷和山头,来到了一个能让你永生难忘的地方——黑石城。


不知从什么时候起,山梁上堆满了图腾似的用黑色石头搭建的石塔和石柱,还有一个个面向贡嘎山的石屋和石龛,显得神秘莫测。上面挂着经幡和白色石灰写的藏语,远处就是藏民们所崇拜的神山贡嘎雪山的全貌。放眼望去群山环抱,而这里只有你,那种感觉,好吧,我无法叙述出来,那种震撼人心的视觉冲击,让你体会到从画面中感受到贡嘎山在藏民心中的神秘力量。

天色渐暗,合影留念,该返程了!

自虐的路,重走一遍!





踏上新318向理塘方向飞奔,路过雅江的时候大家借着吃饭的空,重新刷新一下各自手机的导航APP,研究接下来的行程。我和旗手因为全天的行程耍的太嗨,再加上黑石城那凛冽刺骨的山风一吹,此时,都头痛欲裂,说心里话,太想就地在雅江住宿了。

但老藏队长一番批讲,让我们也明白了继续赶路的必要。“318现在是堵车,导航显示全红而且是封路的提示。但依照我以往的经验,318全年都在修路、总在维护,这种封路会随着施工进展要么单边放行,要么紧急抢修保通。如果不趁着晚上车流量相对较小的时候往前排排,赶到堵车点儿附近,那么明天白天走,只会更堵。如果施工路段多,甚至会堵上一天,那么就耽误了两天的时间。雅江离理塘也就140公里左右,如果咱们吃完晚上饭刚好赶上放行,到理塘也就三个多小时。如果堵车点儿没有通车,那咱就在路上等,反正人吃饱、车满油。”

既然今天不到理塘,对以后的行程会有影响,那么,克服一切困难继续前行吧。继续重复夜翻折多山的疯狂经历,大概开了将近两个小时,到达了一处翻山的半道上,导航显示处于剪子弯山,护航表显示海拔3900米,前方不断有施工车辆从对面驶下来,显然在修补道路。近23点,我们在一个发卡弯的弯头停车熄火,再也向前挪不动了!一侧是万丈深渊,一侧是偶尔呼啸而过的施工工程车。队友旗手还饶有兴趣的查了一下,从一侧3个轮的,6个轮的到12个轮的全有。因为车就停在盘山弯道的尽头,所以,每当对向驶来车辆,那刺眼的灯光让人总感觉车在朝着你撞过来!惊恐!还是惊恐!但睡意终究战胜了恐惧,一个脚前挡风,一个脚方向盘,头在车座与车门的夹缝中求生存!啥也别说了,睡吧!

各位看官,今天咱们就先聊到这儿,请看下回,理塘,仓央嘉措念念不忘的故乡——向着秘境星辰,我们在路上(第四天)。